cat君的沙拉酱

all耀党,有cp洁癖
专门收集r18(•̀.̫•́)✧
除了老王外的都不怎么吃
主cp是朝耀米耀(*/ω\*)
喜欢港耀澳耀(•̀∀•́)
极东只吃耀受

石歧:

金钱组,微黑三角,很久以前就画的梗,p8脑洞来源。
“我们之间火花四射,真的!”

[朝耀]一篇快要比原文长的肉/论耀和瑟是因为什么姿势不合而分手的

橙子珊:

字数四千一百五十二不用谢我,上一次写那么长还是因为一篇征文。(´-ι_-`)


快要半年没有发动过车子,质量堪忧,凑合凑合吧。


暑假换台发动机。


→原文链接←



→感人的*肉*链接← 
还有要注意的是因为是小说所以有些过分的夸大,在现实生活中助听器是无法塞进那种地方的,不要因为好奇去尝试。心率夹也是夹不住像乳那么小的东西的,不过下面倒是可以,但如果太大的话也是不怎么夹得住的,我拿手指实验过,以及这次写的的确很草率,原本还应该把玩听诊器的事写详细一些的,比如说原本设想着让亚瑟去听听诊器,可是我懒。而且那种地方不会有什么声音,如果真的要听肠子里的声音要塞很里面才行。
好了,看完要给我小心心,否则拿小拳拳捶你胸口。

【金钱组企划】太太们,搞事吗?

淮南子 采桑:

这里是一个暑假的金钱组搞事企划


需文手还有画手嗯,太太们搞事吗?!


企划内容:


cp限定:阿尔弗雷德X王耀


企划内容:选取名人名句内插,或者主导全文


(∗❛ั∀❛ั∗)✧*。然后没了


审核群号:633822419


大概是什么意思呢?可以看看我首页红色组的yes or no,就是标句子在前面或者贯穿全文啥的。


来啊造作啊!不过只是搞事不是出本,所以是无偿的,捂脸,大家开心就好呐。



【北美双子X耀】一见钟情【上】(R18)

菱梦哀歌:

啊……大概是一个老妖精耀撩小年轻失手的故事。以开车为最终目的。上篇是马修的单场。




昨天的国象被屏蔽了,想看的直接搜微博“尘念旧时”,我的车都在那里静静停放。




这篇要是再被屏蔽我就……我就换个方式发……QAQQQQQ!




----------------------------------------------------------------




马修威廉姆斯坐在酒吧里。




一个陈述句,主谓宾结构,表达一种既定事实。处男先生,优秀青年,女性绝缘体马修威廉姆斯被自己那个可怕的双胞胎弟弟再一次坑进了他绝不会踏足的地方,离他10厘米的地方就是一对丰满的胸部,再上面是一双红唇与笑吟吟的黑眼睛。眼前衣着清凉(他更想说衣不蔽体)的美人很明显是热辣的拉丁血统,语言挑逗到说出来就会自动打上马赛克的程度。拉丁美人戴着超大的圆形耳环,随着她的咯咯娇笑与胸部呈一个频率颤抖。群魔乱舞的酒吧里,一个生涩得简直手都不知道哪里放的漂亮青年就像是落进狼窝里的肥肉,这只骄傲的母狼抢占了先机来咬这第一口,后面则多的是男男女女虎视眈眈。




“小乖乖,别在桌子下面摧残你那漂亮的手指呀,放在我这对儿宝贝上怎么样?”美人伸手在他紧绷的肩膀上划拉,被热裤包裹的丰满大腿则亲密地在他身侧磨蹭,她弯下腰展示自己那对骄傲的资本,大片裸露的蜜色肌肤几乎要灼伤马修稚嫩的烟紫色眼睛。他迅速地将头埋得更低,以几不可闻的声音说:“我来这里……只是为了等我的弟弟……请别这样……”




“哎呀哎呀,难道还是处男吗?”美人感兴趣地眨着眼,手直接向下抓去:“让姐姐拯救你这个寂寞的小可怜……唉?”




伸到一半的手被握住,尴尬地停在半空中不上不下。吓到几乎哭出来的马修反射性地抬头,眼前是一个身形纤细的亚洲男人,鸦黑的长发束成辫子,柔顺地垂落在肩头。他背对着自己,声音清凉,带一点点迷人的低哑:“玛格丽特,别闹了,你吓坏他了。”




“王耀!”那名叫做玛格丽特的女人夸张地捂住了嘴巴,在马修还一头雾水地时候松开手,语气不满:“你总是这样,好看的全都拿走,连汤也没有给我们剩上一点。这个小乖乖看来我是带不走了?”




“别这么说,玛格丽特亲爱的。”他低低地笑了起来,笑声像是羽毛酥麻地划过心脏。名为王耀的亚洲人低下头在她脸上轻柔地吻了一下,马修惊奇地看见那作风豪放的女人竟然脸红了起来,明眸里含了些别的意思:“女人真的不行吗,王耀?来一次就好,我不会缠你的。”




“我们都知道玛格丽特是这里最辣的美人了,宝贝儿,你勾勾手指头就有比我好上千万倍的欧美猛男俯首称臣,而我只是个瘦巴巴的亚洲人呢。”他的英语流畅,不像一般的亚裔总带着点口音,语气里的温柔与笑意几乎可以填满听者的耳朵,让她再也听不见别的声响。马修只能呆呆地看着那个女人带着点不甘心离开了这张桌子,并且再也没有前赴后继的搭讪者上来。人们只是朝这里投出了然的眼光,偶尔窃窃私语几下。




“好了,我的好孩子,叛逆的时间结束了。”王耀耸耸肩,转过身来,马修觉得这昏暗的酒吧都突然亮了一亮——眼前的男人肌肤白得几近透明,在这杂乱的灯光下闪着淡淡的玉色。属于黄种人的柔和五官给了他某种令人心醉的温和,而那双琥珀金的眼睛却又灼灼光华,给人镀上一层不容忽视的光彩。他看着眼前愣愣的傻孩子,叹了口气:“离家出走?还是跟同学打赌?快回家去吧,我猜你妈妈大概是在家做好热汤等你了。”




“并,并不是!我已经24岁了!”他涨红了脸,感觉甚至比玛格丽特挑逗他的时候更为羞耻:“我喝橙汁只是因为我讨厌酒味,而且我来是因为我的弟弟说他会给我介绍朋友……”马修的声音在对方含笑的目光里越来越小:“结果他一来就不见了。”




“你的弟弟大概是跟你长得一模一样,却HIGH得非常厉害的那位咯?”他别有深意地向舞厅中央指了指:“你瞧,他可是今天的明星呢,给他递纸条的美女叠罗汉,能把你们家填满。”




“阿尔他真是!”马修有些想发脾气,看着眼前微笑的男人却什么也说不出来。他挫败地一推桌子站起身来:“总之,非常感谢你今天的解围,我想我应该回去了。”




“等会再感谢吧,孩子。”王耀摇摇头,也站起了身:“长得好看的小鸟,看起来什么都不懂的样子。我打赌如果没有我带,你走不出这个酒吧就得被不知道什么人弄晕带走,然后第二天在某一张床上醒来,不是前面脱处就是后面脱处,当然,也可能同时,这就要看你的运气了。”




他走近了几步,马修吓得后退,又深感不礼貌而硬生生地刹住了脚步。王耀站得过近了,近到马修可以数清他鸦羽一样的睫毛,那玉白的肌肤近距离观察依旧毫无瑕疵。他开口,粉嫩的嘴唇张张合合:“抱着我。”




“什,什么?”马修用力地眨眼,想确定自己是不是幻听,他感觉自己那只会运算的脑子已经发出吱吱的警报声,要抗议停工了。眼前的男人轻轻“嗤”了一声,将他僵硬的胳膊放在了自己的腰上,微微抬头,吻住了他的唇。




是什么呢,甜蜜又柔软地在唇齿间缠绵?马修迷迷糊糊地想,顺从地张开了嘴巴,让对方灵巧的舌头技巧性地扫过口腔,啧啧有声地跟自己的舌头纠缠不清。本来直愣愣挺着的胳膊逐渐软化,以不容置疑的力道将男人纤瘦的腰肢死死固定在自己怀里。对方在他逐渐沉溺之后柔顺地交出了主导权,于是战场转移,他热情而生涩地搜刮男人唇舌间的津液,直到王耀轻轻地推了推他的胸口:“好了好了,现在,搂着我的腰,我们一起出去。”




马修像踩在了云雾上,对于一个处男来说,这一切都太刺激了一些,这个时候他才能想起来自己刚刚亲吻了一个男人,但是并不为此感到任何的不适或者抵触——这个念头才让他感觉到不适。王耀的确很美,超越性别的纯粹视觉享受。但是他并不女气,更别说让人弄错性别。这可是个男人,马修•威廉姆斯!他在心里告诫自己,转头用余光偷偷打量怀里人含着点笑意的脸,那么点不安却再次不见了,能够感受到的只有纯粹的眩晕与隐秘的快乐,他不禁又靠近了一点。




走出了那片震耳欲聋的音乐与散乱的灯光,王耀才松了口气,从马修的臂膀之下轻轻挣脱出来,促狭地看着他:“好孩子该回家去了,宝贝儿。下次注意一点你弟弟,别让他再带你来这种刺激过头的酒吧。”他毫不留恋地转过身,黑发在昏暗路灯的照射下呈现出美丽的色泽。马修一把拉住他的衣袖,却在对方询问地看过来时面红耳赤,只能结结巴巴地说:“我,我的意思是,我叫做马修,马修•威廉姆斯。现在研究生在读,24岁,兴趣是量子物理,没有交过女朋友,男朋友也没有……”他越来越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也越来越急切。那种不知所措几乎要将他逼得大叫出声,或者蹲下来哭上一场。如果对面的人甩开他的手或者露出一点嘲笑的意思来,他一定会在这里直接崩溃的。




但是他没有。王耀转过身来,眼里流露出淡淡感兴趣的意味,像一只猫看见了蝴蝶,不带恶意的狡黠的好奇。他唇角轻轻上挑,看眼前鲜嫩的学生手足无措地试图表达从来没有表达过的好感。他知道这种小年轻最容易被他表现出来的柔和与危险迷了眼睛,因为他们实在,实在是太嫩了,以为大人们表现出来的温柔迷人就是这个人的全部呢。




“你想……跟我做////////爱?”他睁着琥珀金的眼笑着问,舌尖不经意地舔过润泽的唇角。




马修的一切都似乎定格了,他站在那里,脑子里经历过一场漫长的爆炸,将每一丝理智和答题的力气都粉身碎骨。这太艰难了,面对这样的问题回答“是”或者“不是”都太艰难了。他盯着眼前人的眼,几乎要被那片璀璨的金色虹膜所燃烧。这是一场太过美丽的邂逅,而年轻人是从来都抵挡不住邂逅的。它具有某种神奇的魔力,是一切美好故事的开头,并且不落俗套。




“你真好看啊。”他憋出了一个这样的回答:“你真的非常,非常的好看,王先生。”




对面的男人听到这个回答微微睁大了眼睛,然后又笑了起来。不是以前那种勾人的轻笑,而是纯粹热烈的笑声——哈哈哈,哈哈哈,划破了酒吧外寂静的深夜。他像传说中的妖精一样悄无声息地欺进了年轻人的身前,伸手捧住那张热得发烫的俊秀脸孔。马修就是被妖精蛊惑的旅者,只能沉溺在他近在咫尺的呼吸之中。亚洲人轻声问,声音中的低哑让这句话近乎一次粘腻的调情:“那你哭什么呢,我的好孩子,我的小马蒂?”




他极有耐心地吻去马修不知何时落下的泪水,又顺着泪痕缓慢地舔舐上去。马修这次感受到了他吐息间不散的薄荷味道和淡淡的烟味,可能是他常常抽烟染上去的香气。那双微凉的唇瓣停留在他的眼睛上,隔着眼皮温柔地亲吻和伸出舌尖触碰,感受他眼珠在里面不安分的颤抖与转动。他明明害怕这样太过奇特的爱抚,而濡湿的温情令他的大脑又陷入一种舒缓的麻痹中,像是无数彩色线条打起了卷儿。王耀用牙齿在他纤长的金色睫毛上轻轻咬了一口,声音和缓地问他:“那么,你想在哪快活呢,马蒂?你家,我家,还是酒店?”




“我家吧。”他如梦初醒,下意识地接口。眼前的男人笑了一笑,指向不远处的一辆黑色汽车:“那么,不介意带路吧,乖孩子?”




下面的点我



【烟茶组】A deal with God(中/短篇)

如遇:

It doesn't hurt me.
我没有受到伤害,
You wanna feel how it feels?
你想知道受伤的感觉么?
You wanna hear about the deal I'm making?
你想听听我都做了什么交易么?
And if I only could,
如果我可以,
Make a deal with God,
我愿意和上帝做一个交易,
And get him to swap our places.
求他让我们重来。


If I only could .
如果我可以这么做,就好了。


*CP:普通白领耀×黑手党斯科特·柯克兰
蝴蝶效应梗


斯科特.柯克兰年轻的时候不信上帝,不信鬼神。
他总是叼着烟,笑容张狂,眼神冰冷。
“若是这个世界上有神,那么我为什么没有得到他的怜悯?”


然后他遇到了那个人。
那个人跟他相反。
那个人有温柔的笑容,有温暖的眼睛。
他总是笑着说,斯科特是上帝给他的礼物。
斯科特面上不屑,他还是不信上帝,不信鬼神。


有人说,死亡是让人认清内心最好的方法,却也再没有挽回的余地。
斯科特终于意识到那个人是上帝给他的怜悯和礼物时,那个人已经不在了。
他没有珍惜上帝给他的礼物。
于是上帝接那个人回家了。


斯科特走进了教堂,向着虚无缥缈的神,第一次跪下,低下了他高傲的脑袋。
他说:“我失去他了。”
他说:“我很后悔。”
他说:“你给予了我惩罚,我很痛苦。”
他说:“若是你能让一切重来,让我跟他再次见面,我愿意在死后把一切都献给你。”


上帝同意了。


——————————————
存梗致歉
注意攻受啊,我耀爷还是攻,不撕攻受
我觉得,大概不会有人想看吧
百热度再码文?反正也不会达到( *¯ㅿ¯*)

【米耀】老地方见(完整版/R18/少儿不宜)

定东西南北上中下前后左右:


  • 咳咳,依旧是两小无猜系列,两个人现在是高中了,在《课堂作业》的时间之后发生,高二学生,17岁,血气方刚啊……不过因为两个人还没有18岁,未成年人,所以没有写上垒,要等到下一章才会写两个人上垒,那个时候已经是高考完之后的暑假,大约是69体位……嗯……


  • 上次我去以前初中的学校玩,去家属区后面的时候居然在那里看见了两个用过的安全套……没办法……毕竟那一块一直都是打炮圣地……高中部的人常常在那一块幽会


  • 我写了未成年人肉啊,可是不是插入,求大家不要挂我啊呜呜呜呜呜!!!!!



 


嘿,老地方见,boy~







定东西南北上中下前后左右:

晚上好,在被我妈单位的同事们灌下四瓶啤酒之后我来网吧给大家发宣图了。

 

首先,《食色性也》的文可能会爆字数,现在的完成度是十一万字,本次是二宣,这个本子可能会特殊一点,会有三次宣传,本来想下个星期考完再发的,但是酒劲上头就冲动了,算给自己的考试积点人品。

 

那么,这次要重新做一次调查,调查在这里↓

 

本子印调,不要水我

 

大家想买的话,就投个票,没有微博的就在下面留个言,切记,不要水,让我心里有个数,做个准备。

 

祝周末愉快。

 

并艾特一下Staff:

主催:定西

主笔:定西

宣图:睡神一觉

排版:睡神一觉

校对:定西、睡神一觉

插图:雨咖 @热带雨咖 

Guest:新月    @新月月月     小满 @Ryan_小满 

 

 

【APH|黑三角】不速之客(R18)

菱梦哀歌:

本来十字架那篇就只是个神父伊万和杀手老王为爱情鼓掌的肉文。结果一写就刹不住车了。于是写了篇肉给自己爽爽。结果一写就刹不住车搞出了7000字……


我写肉总是感觉这么性冷淡。还是去吃别人的肉比较爽啊……


黑三角耀中心,国设,米耀露中3p有,想写一个当受也很屌的老王。三个人都非常清醒,但也非常疯狂。他们谁也无法压制住谁,稳定地撕逼着。


作者不接受谈人生,感觉不适请迅速撤离并且拉黑我……


如果以上的絮絮叨叨可以接受。那么


上车

【all耀】卡门

白马即墨:

*正文+番外3.1w字,已完结。




*含朝耀,西耀,荷耀。含车。洁癖勿入。




正文:




卡门(上)




卡门(中)




卡门(下)




番外:




番外一:香石竹




番外二:三次眼泪(上)


             三次眼泪(下)




番外三:昙花蜉蝣




------




白马第一次尝试这种风格,有什么读后感请务必让白马知道。




最后感谢 @南暮雪 亲爱的给我不老歌的邀请码,让我拥有了自己的秋名山练车大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