姬haha

微博:姬君是个老非酋
对象是夏夏
主aph,小英雄,副凹凸
天雷米英轰胜,拒绝强行投喂
脾气应该还不错
家里养了两只龙猫三只狗狗【特别讨厌小动物请不要扩列我】
会做粘土,现在在尝试做肌肉米团
企鹅:2824604446
欢迎扩列

【all耀】Somnus

葵葵葵_不填坑:

听说最近流行美貌婊气受?


那就写个碧池老王吧




又名 《我前男友和前男友和前男友们的修罗场》

《当然是原谅那个劈腿成性的小妖精》

《翻车的渣受》



端着托盘在包间豪华的毛皮地毯上膝行。

他在卑躬屈膝中恍然发现自己早已不是从前那个高姿态的阔少。

腕上的名表,手工定制的衬衣,车库里放置不下的超跑与成堆的簇拥者不知何时悄无踪迹。

没有足够能力自保,美貌便成了原罪

倾国倾城是他大名,颠倒众生吹灰不费。

自然有人带着恶意等他飞身投入糖爹怀抱。

冷眼瞧着昔日的天之骄子坠入泥沼

微微抬头,包房昏暗的灯光下,瓷白的肌肤像细腻柔软的白玉,想被人囚在掌心中好好把玩。

不少如狼似虎的视线聚焦在他身上,他依旧淡定自若,白皙的手握住酒瓶,隐约能看见黛色血管。

没了家族庇护的王耀,只能成为某个大人物身下的金丝雀,或者华尔街资本家豢养的小兽吧。

伊万众星捧月般地坐在中间,漫不经心地把玩着手中的尾戒,精致淡漠的脸上看不出喜怒,只有一双狭长凤目流连在他身上,带着一丝丝占有欲与势在必得。

“好久不见。”冷漠俊美的男人罕见地露出一丝微笑。

“最近过得还好吗?”句末语调上扬,温柔缱绻,仿佛情人间的呢喃。

王耀虽然半跪在地毯上,依旧贵气逼人,姿态傲然。

他拼命在识海中呼唤系统

【系统,怎么回事。】

【由于某种不可控原因,您所攻略的对象记忆清除失败】

【哦嚯,翻车了。那我咋整。】

【系统即将陷入休眠状态】

【系统?】

【统?】

【系统!】

【干你娘。】

“怎么,不说话。嫌我不配?”这么说着,在大理石台面上按灭了指尖的烟卷。

包间里的谈笑声骤然消逝,气氛忽的凝固起来。

骨节分明的双手拿起酒瓶毫不犹豫地倒在王耀头上。

猩红的酒液渗透进白衬衫,勾勒出惑人曲线,美人眼角似乎开出炽红的花,勾人至极。

“你只喝罗曼尼康帝的葡萄酒,我没说错吧。”伊万满意地眯起眼,笑的天真又残忍。

擒住王耀的下颚,似乎不适应被人强硬掌控,稠丽的眉眼划过一丝不耐,敏感的皮肤无声抗议着粗暴地对待,浮上了红痕,却依旧美得惊人。

伊万捧住他的脸,近乎虔诚地舔吻他的眼睫,带出色气的水声。

王耀身子微微颤了颤,极力想躲避,眸中水光潋滟。可怜又无措的举动想让人将他压在身下好好疼爱。

金碧辉煌的大门被人粗暴踹开。

金发碧眸的男人眼神淡漠,笔挺精致的军服衬托出挺拔身姿。嘴里漫不经心地叼着烟,身上带着一丝痞气。

肩膀上灿金的流苏也无法夺去他的锋芒,他慢慢走近王耀,轻佻地用军靴勾起美人如玉的下巴,嗤笑一声,瞳孔中闪过一丝晦意。

王耀忍不住瑟缩,直觉告诉他今天他不仅会翻车,搞不好小命都要丢掉。

“我们还有五分钟,费里西安诺那个废物虽然还缩在西西里,那个德国佬已经带着军部的人来了,五分钟就到。”

亚瑟翡翠一般的眼中似乎盛着千年不化的寒冰,光是气势就令人生畏。

“是弗朗西斯报的信,他巴不得水再搅得浑一些,好坐收渔翁之利。”伊万冷笑道

“你们慢聊。”

听到这一串前男友名单,王耀忍不住起身扔下一句话,跌跌撞撞地冲出了大门,像只惊慌失措地小兔子。

伊万剪雪茄的姿态气派又熟练,只是看向他的眼神带着怜悯,好似在逗弄没有丝毫反抗之力的小兽。

他一无所有,整个世界都是囚禁他的监牢。

“荆安公寓7栋1号。”

王耀身体一僵,不敢置信地回头。

阿尔弗雷德懒散地靠在墙角,屈起一条腿,唇角勾着若有若无的笑容。

“你做了什么?”

王耀死死咬着唇,声线都在颤抖。

“两个旁系的孩子而已,比不上你,不过也是王家仅有的血脉了。”

阿尔弗雷德的恶意肉眼可见。

“你可以继续向前走,我在网路上抹消了你的存在,世界上已经没有王耀这个人了。”

王耀琥珀色的眸子带着深深的恨意。尽管这种威慑对阿尔弗雷德来说一点儿用也没有,反倒令他得到一种报复似的快感。

“别那么看我,宝贝。你知道我忍不住的。”他暧昧地舔了舔唇。




























评论(4)

热度(777)

  1. 乳酸菌葵葵葵去学校养老了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