姬君是个老非酋

微博:姬君是个老非酋
cp是牙牙
主aph,小英雄,副凹凸
天雷米英轰胜,拒绝强行投喂
脾气应该还不错
家里养了两只龙猫三只狗狗【特别讨厌小动物请不要扩列我】
会做粘土,现在在尝试做肌肉米团
企鹅:2824604446
欢迎扩列

朝耀,dirty talk,粗口梗

竹九清梅:

昨天因为某些原因账号被盗,被删掉一些旧文。今天补档,刷屏抱歉……


【分级:蛋黄莲蓉】


正文:


亚瑟·柯克兰一直认为,骑士队里只有他的副手——来自遥远的东方大陆的王耀——懂得他在队伍中要求大家尽量保持安静的用意。


不是因为害怕惊扰敌人,也不是为了军人的规章制度,纯粹是因为身为上层阶级的表率,举手投足礼节完备周全的小爵爷,含着金汤匙出生的皇家骑士长亚瑟·柯克兰——完全无法忍受被俗人涉及生殖器的下流粗话(这是他义愤填膺用羽毛笔在精致的烫金日记本上写下的原话)污了耳朵。


这不能怪他。当你穿着起码有三十磅,花纹繁冗精美的鎏金盔甲,头盔上装饰着亲手斩获不死鸟的金红色翎毛,皮靴光亮不沾染一点泥土,保持着脊背挺直唇角上挑至固定弧度,昂首挺胸、光彩照人的代表骑士队接受女王的表彰和贵妇人们带着情欲的欣赏目光时,突然听到自己背后传来一句“这家伙穿这衣服真他妈好看”,你自然也会有想要一头磕在王宫的石柱上的欲望。


哦冷静亚瑟·柯克兰,你是一个有教养的上等人,你是个尊重下属意见的好长官,你不能就这样,穿着三十磅的盔甲跳下去,在女王陛下面前把刚刚开口骑士的嘴巴撕烂——更何况他是在夸奖你。亚瑟这样想着,捏碎了手里小巧的银制酒杯。


然而很显然,这些来自不同大陆原野和山洞的普通男人的市井话(dirty talk)并不仅限于此。而且是频率和时机都恰恰是亚瑟完全无法防备也无法禁止的。当他们合力砍下黑色翅膀喷火龙的头时,大笑着庆贺之余会自然而然的吐出一句“狗犊子真他妈厉害”,当他们深陷于及膝的雪地与长毛怪鏖战已久时,亚瑟也无法制止他们挥舞着长矛和弓箭呐喊“我要打到你回到你妈妈的子宫里去”。就连为数不多的女骑士之一,伊丽莎白·海德薇莉都会冷笑着对试图染指她的敌人嘲讽——当时亚瑟听到了险些摔下马背去——“想亲吻我?好吧,吻我的唇*吧”。


这简直是无法容忍了。亚瑟想。


 


但是事情总有转机。正当亚瑟觉得骑士团完全不适合他再待下去,犹豫着是否要交离职申请时,由阿尔弗雷德带领的侦察小队从传说有双头龙出没的山谷里回来,没有带回任何双头龙的消息,却带回来几个黑发的东方人。挡在另外三人前面的男人身形小巧,抱着被吓哭的那位唯一的女士时镇定自若,当被他用那双彬彬有礼却不失傲气的琥珀色眼睛注视着时,亚瑟明白对方的身份大概不是什么被放逐至此的罪犯或者流民。


关于是否信任这自称落魄东方皇室的一行人,朝廷上下进行了为期不短的争论和辩驳。最后的结论是将可能的危机留在眼前总比让他们藏匿在暗处好,王耀、王嘉龙和王濠镜——上帝他们的名字可真难念——被编入了骑士队,放置在国家的可靠屏障亚瑟·柯克兰手下。唯一一位女士则被暂且委托给埃文斯公爵,他的家里有一位和她年纪相当的女儿。


很不幸的是,被所有人看做理智操纵精神的典范的骑士长很快的……用参谋弗朗西斯·波诺弗瓦的话说,坠入了爱河。在他发现王耀,那个漂亮的,拥有两排密实如同小帘子般睫毛的男人,不仅是个剑术高手,还擅长谋略、骑术,尤其是茶艺之后,亚瑟欢喜的简直像是要疯了。就像久旱逢甘露的枯藤一般缠了上去,结结实实的把人放进自己的包围圈里。他和王耀一起喝下午茶,一起规划战役,将对这些东方人说三道四的贵族打的满地找牙,对王耀开放了花园的权限——他甚至给了王耀自己私人宅邸的钥匙。


这真难得,对于挑剔、傲慢的骑士长亚瑟·柯克兰来说,允许别人和自己共同出现在某个地方已经是极限了。但是如果考虑到那个人的性格和做派是如此惊人的合他胃口,这些似乎也不足为奇。


尤其是那东方人还有个火辣的要命的小屁股。弗朗西斯如是说,并且立刻,后脑勺就承受了来自骑士长的全力一掌。


参谋已经这么说了,外加王耀短时间内被从普通卫兵升至骑士长副手是铁一般的事实,一时间宫廷内外流言纷纷,有的说这东方人深谙古老的巫术,蛊惑了对国家忠贞不二的骑士长,有的说骑士长本就是个断袖,放着好好的小爵爷不当执意进骑士团,就是因为这是一个充斥着雄性荷尔蒙的地方。对于这些说法亚瑟只觉可笑,天知道他盼了多久才盼来了一个得力的助手,在四周都是无礼的、粗俗的、喜好从骨头上直接撕扯熟肉吃的男人的地方,王耀,举止文雅言论得体,能和他一起在下午茶时间谈论雪莱和狄更斯的王耀!上帝,谁知道他是不是仙女送来的礼物?好吧,王耀长得确好看,皮肤细嫩白皙身材也很好,两条腿又长又直赛过了不少贵族小姐……但是亚瑟确定自己对王耀绝对、绝对没有超出朋友以上的心思。如果王耀愿意,他甚至能把自己的妹妹罗莎·柯克兰介绍给他认识。


 


这想法一直维持到了一个糟糕的下午。他和王耀带领着突击队去清除一伙不知是从哪个湖底爬出来的鼻涕虫怪物。他们的目标是将那些啃着树木的家伙赶回老家——那可真恶心,它们浑身长着奇怪的触手,所到之处都留下绿色的黏液。在砍下一根之后,立刻就会有另一根过来取代它的位置,卷起地上的石块或者别的什么东西向着骑士团丢过来。这些只知道重复丢掷的愚笨家伙倒是造成不了多大的人员伤亡,但是可怜的骑士们的确快被来自湖底的腐烂气味给熏死了。


当时亚瑟和王耀在队伍的最前方,试图吸引怪物们的注意力将它们引到笼子里去。亚瑟先是隐约听见一声“该死”,条件反射的回头想要施以不满的一瞥时发现大家都距离自己很远,最近的就是身边的王耀。正当骑士长以为自己是被难闻的气味逼出了幻听,又投身于和触手纠缠的工作时,他又听见了抱怨声,这次是非常清晰的。他听见王耀说:“这群混蛋可真他妈难缠。”


亚瑟一抖,剑掉下来戳伤了他自己的手。


接下来的战役是怎么结束的亚瑟完全不知道。他有意识的时候已经被送回了森林里的临时帐篷里,躺在简易的床上盔甲被脱了下来,王耀坐在床边帮他处理右手上的伤口。


“嗨。”他听见自己说,语气像个在医院呆了十年的脑瘫患者一样。


“嗨。”王耀回答,“你怎么了?”


“我怎么了?”亚瑟结结巴巴的重复,“我很好,只是那些气味……对,是那些气味。”


他撒了个很拙略的谎。很明显王耀并不相信,但是他只是皱了眉,没有多问。他把亚瑟裹得像木乃伊的手臂放回床上,起身收拾剩下的纱布和药水。亚瑟木然盯住他的背影,心里对着自己大喊大叫,天哪,你对王耀撒谎了。仅仅是为了这么点小事。因为王耀说了脏话……他总是个正常人吧?为什么你不允许他和别的什么人一样说那些话呢?别在意亚瑟柯克兰,王耀只是说了一句平常的话抱怨了一下那些怪物的难缠而已……老天。


亚瑟扯起被子盖住头顶,几乎是立刻就被拉下来了。王耀制止了他这种试图闷死自己的行为,注视着亚瑟那双绿色的眼睛严肃的问:“亚瑟,我们不是朋友吗?”


亚瑟试图再拉起被子,王耀按住了他,然后他就看到了年轻英俊的骑士长像个孩子一样在床上扭来扭去痛苦的哀叫道:“是的我们是朋友,但是请让我自己待一会儿吧!”


躺在床上的人好久没听见回答,试探性的将头上的被子拉开一条小缝往外看,就看到他黑头发的副手笑眯眯的跪趴在他正上方,双手撑开抵在他的脸旁边。


亚瑟觉得自己的耳朵热了起来,完全没有功夫去指责对方的无礼举动,只是呆愣愣的躺在那里盯着东方人看。王耀笑吟吟的,用大腿磨蹭他的腰:“告诉我亚瑟,你这样是因为我今天说的话吗?”


可怜的骑士长用没受伤的左手捂住眼睛呻吟着回答了。


“哦。”王耀说,“如果是这样,其实我还能说很多你想不到的‘下流话’(dirty talk)。亲爱的亚蒂。”




END



评论

热度(4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