姬haha

魔都透明coser姬君!
对象lof:夏fufu
微博:姬君是个老非酋
主aph,小英雄,副凹凸
天雷米英轰胜,拒绝强行投喂
脾气应该还不错
会做粘土,现在在尝试做肌肉米团
企鹅:2824604446
欢迎扩列

【红茶会/非国设】Spiral

W:

*注意:通篇PWP(Plot? What plot?)三观不正,不接受谈人生,接受批评。R18预警走链接,天呐,谁能告诉我图链怎么做。




*吸血鬼米+吸血鬼亚瑟x人类王耀




*do not own&ooc belongs to me




*人生第一篇红茶会+700点梗第一弹




















阿尔弗雷德温情悱恻的用手指拂过东方人美好又罪恶的肉体,在如白天鹅一般修长白莹的脖颈处流连反复,他曾多次想就这样杀死他,他的胸膛处了无生机,肉体却如弗拉明戈。亚瑟祖母绿的眼睛冷酷的撇过来像是无声的警告,阿尔弗雷德觉得可笑极了,他知道王耀此时会用他如蜜般甜美的唇勾出一个摄人心魄的笑容。




都是情色下的困兽,谈什么白纸惨薄的道德。












阿尔弗雷德第一次见到王耀的时候就被那朵开在黄金上看似无助脆弱又绝代美丽的花深深迷住了。




穿着体面服帖的西装,精心打扮好的容颜,带着无辜又迷蒙的面容盛开在一个用金钱权利堆砌出的晚会。他柔软却挺拔如幼鹿无措的面对不知名的陷阱和猎人,阿尔弗雷德的心软的一塌糊涂成了一滩糖水,他甚至想就这样带着他的小鹿远离。




王耀躲躲闪闪到一个小角落,娇俏高挑的礼宾小姐面如桃花递给他一杯香槟,他受到惊吓般的推辞让已经熟透了的女人抿唇轻笑。他一路上被各种不掩藏的恶意情欲肮脏暗示性的注视吓的落荒而逃,怯懦的像酒保小哥要了一杯白水自我安慰一般一口一口抿着。




然后一个男人走向了他,王耀如贵族一样矜持着假装镇定的回望过去,男人极其英俊的外表让他内心减少了一些恐惧,一双钴蓝色双眼少见没涌动着他常见的贪婪情欲,男人自称阿尔弗雷德,虔诚的弯腰,伸出有力的手臂诚意的邀请着他的幼鹿与他起舞。




潜意识告诉他不要随意答应别人的邀约,可当他看到阿尔弗雷德洋溢着的沁人心脾的暖意,他不由自主的伸出自己葱白细嫩的手,起身应邀了这个荒唐的舞。




与阿尔弗雷德料想不同的是王耀娴熟的舞步,男孩嫩柳般鲜软的身体随着音乐摇曳生姿,时不时贴合在自己身上像只优雅高贵的猫。




“你很擅长跳舞。“阿尔弗雷德由衷的称赞,男孩不自知的睥睨的目光有如宫殿里被宠坏的小王子,他施巧力让王耀猝不及防的倒向自己怀里。




男孩瑟缩惊恐却极力保持镇定的样子再次取悦了他,“琼斯先生也是。“王耀玫瑰般鲜嫩的唇小声附和着,却不知道在阿尔弗雷德眼中他的行为更像是与狼共舞。




当王耀软糯着嗓音在他下巴处喷出小片热气的时候,他作为吸血鬼超凡的感知能力更像恶魔一样将他甜蜜的拖入情爱的地狱,他分明感受到自己的某个部位悄悄的充血肿胀起来。




王耀同时感知到自己腰腹部有什么东西在慢慢变大顶弄的自己不舒服极了,男孩尚为纯真的向下看去,白皙的小脸瞬间爆红起来,如同滴血的苹果,他张大着金琥珀一般的蜜糖双眸,甚至冒出了丝丝水色,恳求一般,直直望进阿尔弗雷德搅成海底深处不可言说的墨蓝色。




Shit.阿尔弗雷德心底大骂,他就是撒旦,就是那条诱惑夏娃的蛇。




点我上车




他很确定男孩还是人类,鲜美的人类血液是无法欺骗他的,阿尔弗雷德轻叹一口气,帮王耀简易做个清理,环抱着男孩带着诸多疑问沉沉入眠。




一夜春宵的畅快让阿尔弗雷德拥有了一个满足的睡眠,等到他清醒的时候才迟迟发觉与他共舞的王耀早已消失不见,唯一看似由他留下的东西却是床头柜上一朵鲜红沾着露水的玫瑰。




他怔怔的失神盯着娇艳的花朵几秒才愤怒的用手碾碎了花瓣,茎部的小刺深入手心留下血洞又愈合——那是阿尔弗雷德最讨厌的花,同时却是亚瑟柯克兰最钟情的花。




对于一个吸血鬼来说,去找到一个人类并不算太难,气味与催眠,当王耀刚刚走出学校的时候,一辆黑色奔驰一个漂亮的甩尾停到了他面前。




阿尔弗雷德按下车窗,带着副眼镜看不清表情,“嗨,小王子。“嘴角露出一个邪气又调皮的笑容,像是捕获猎物前的伪装,即使他的幼鹿已经心甘情愿被训化。




王耀还呆楞着,对于自己一夜情对象找上门来的举动有些不知所措。阿尔弗雷德被逗笑了,如果他可以的话,一定会好好宠爱男孩柔嫩的唇肉,“宝贝上车。“




他没想到的是他的小王子对他坦诚相待,男孩亮晶晶的眸子向他诉说了自己对于吸血鬼的特殊情结,年幼的王耀被吸血鬼所救,在喝下吸血鬼的血液后身上的伤痕奇迹般地愈合并消失被男孩视为神迹,在那之后的几年那个曾救治过他的吸血鬼看望过他,待到他成年那人却再未出现过。




当阿尔弗雷德问及男人的姓名时,王耀迷惑的摇摇头,烦恼着告诉他似乎男人催眠了使他忘记了他的名字与面容。




——我会知道他是谁,当我看见他的时候。




王耀信誓旦旦的样子惹的吸血鬼心里有些不快,谁希望自己的情人心里想的嘴里说的是另外一个男人。他置气的捧住王耀眉眼温柔的小脸假意凶狠的吻了上去,末了还有滋有味的咂咂嘴回味,惹的男孩满脸羞愤又无可奈何。




王耀跟阿尔弗雷德的人生有如错综复杂交织在一起的藤蔓互相纠葛,非典型性的阳光自由的吸血鬼跟初入世俗的幼嫩人类以一种奇异的方式结合在一起,王耀尚未定型的性格在阿尔弗雷德的诱使牵引下露出了他天生的魅力与性感。小指勾住垂落的青丝的微小动作,及近高潮时拱起的腰线与甜腻的声音,他的美丽像是一场彻底的龙卷风袭卷了阿尔弗雷德软成一滩的心脏。




这场突如其来的爱情甚至使他愚蠢的忘记了他作为吸血鬼黑暗的一面,就在他以为他漫长空白的人生从此被染上了色彩之后。












跟王耀做爱越来越成为他向男孩表达爱意的方式,当阿尔弗雷德清晨还在浴室里洗澡的时候,他非常人的听力捕捉到了敲门声,阿尔弗雷德听到他的小王子一路摸索到了门口,咔哒一声开了门锁。




“Morning, my love."




这个恶魔一般烙印在他骨血里的冷酷嗓音像一把重锤击打在他早已不动的心脏——亚瑟柯克兰,aka他的兄弟,同时也是他的仇人。




他迅速裹了一张浴巾在腰间,阿尔弗雷德甚至都可以想象到亚瑟会用怎样的欺骗性嘴脸诱哄着他的幼鹿直至死亡,他瞬间移形到了门口,在他做好了血腥战斗准备的时候,出现在他视网膜上的景象让他第一次觉得心生刺骨寒意。




他多情可爱的爱人,用他前所未有的真挚与浪艳和他的兄弟深吻在了一起,他们就像多年未见的情人般难舍难分,阿尔弗雷德以为亚瑟无耻的催眠了王耀,但自始至终亚瑟祖母绿的眼睛除了流露出浓情之外连一个得逞的下流高傲都没给他。




王耀首先从这个过于粘腻的吻脱身,他听到了身后阿尔弗雷德近乎绝望的咆哮,但他无暇顾及,亚瑟柯克兰幽深的目光带着一丝痛苦转瞬即逝,“你就这样报复我?我的公主。”




曾经被阿尔弗雷德用无数纯洁辞藻赞美的少年向后给了阿尔弗雷德一个他永生难忘的罂粟般妖冶艳丽的笑容。




“我是真的很喜欢他,Artie.”王耀叹息,“我很久没看见这么纯粹的人,不,是吸血鬼。”美艳的男孩被自己逗笑了,他歪歪头看向亚瑟,颇为怀念的抬手扶上了与阿尔弗雷德对立却同样英俊的容颜。




柯克兰低沉得逞的笑出声,薄唇狰狞出刻薄的形状,“阿尔弗雷德,你怎么这么傻呢。”他走到了自己兄弟的面前,未擦干的水此时把他装点成了丧家犬一般滑稽,“你什么时候见过不因催眠而痴迷被吸血鬼吸血的人类?舞会里那么多像看婊子一样看他却没有一个人有胆量碰他,那朵玫瑰还有他对性爱的迷恋你一点点都没怀疑过?你真的太蠢了,我的兄弟。”




阿尔弗雷德凝红了双眼,露出獠牙,就在他扑向亚瑟撕碎他的喉咙前一秒,他看见一根极细的木棍从男人的胸口穿出来,亚瑟不可置信的样子永远凝在了他那张俊脸上。




王耀眼珠都没动一下,“这才是我报复的样子。”




男孩小心翼翼的走到阿尔弗雷德面前,他不确定男人会不会想把他撕裂成血肉模糊的肉段,但都无所谓了他想,“他就是那个男人是吗?你骗了我王耀。”他听见阿尔弗雷德这么说。




他早已成熟的心智甚至毫不夸张的对这句话无情的嘲讽起来,“这重要吗阿尔?”他用同样的方式扶上了男人风波渐停的暴虐面孔,“你喜爱纯洁的王耀,我恰巧情愿为你变成那个模样,亚瑟喜欢我的本性,所以我对他坦诚以待。为什么不呢?”




王耀似乎又变回那个惹人怜爱的幼鹿样子,他无辜的琥珀色双眸温柔的看着男人,阿尔弗雷德觉得恶心,从心底里想去杀死这个婊子的想法一波盖过一波,但当他对上他曾甘愿沉沦无数次的眼睛时,与男孩相处的一幕幕浮现在他眼前,他曾得到的无数安慰快乐的源泉都是王耀带给他的,杀死王耀就像杀死最快乐的自己。




他觉得他被搞疯了,被这个叫王耀的人类婊子。




“你知道木头穿心脏是杀不死一个吸血鬼始祖的是吗?”阿尔弗雷德干哑着嗓音用陈述的语气问道。




“当然。”王耀供认不讳。“你恨我又爱我,他爱我又恨我。”他再次风情万种的咯咯笑出声,他靠在自己捅入的亚瑟的胸膛上,感受到一双大手包裹着他,慵懒的开口,“这种事我从来只相信一个解决方法,我们做爱吧。”




在他话尾音落的瞬间,他同时感受到了亚瑟身体的僵硬与阿尔弗雷德难以置信的目光,但他知道的,任这两兄弟如何挣扎,最终都会回到他身边拜服在他完美又诱惑的身体下。












阿尔弗雷德把与亚瑟柯克兰一同跟王耀做爱这件事排在了他人生里第二个最疯狂的事情里,第一件事是弑父弑母,这也是亚瑟柯克兰成为了他敌人的原因,他与亚瑟同时被诅咒成为了第一代吸血鬼而他的父母却把他们当成怪物想要杀死他们,阿尔弗雷德在保全父母或是保全自己和兄弟之间选了后者,而被保护的亚瑟柯克兰却以这深深怪罪在他身上。




凌晨2点钟,小镇上灯火早已熄灭,等他在那场噬魂消骨又荒诞不经的性爱中清醒过来之后,他独自一人离开了房子,他不记得这是多少天之后,在他脑海里难以泯灭的是他停止不了去想象亚瑟与王耀充沛的交合,是否会像他一样把男孩做到泪流满面身体却被弃灵魂,王耀有灵魂吗?他简直想要嘲笑自己的这种想法。他当然有,一个扭曲充满了诱惑力的灵魂。




不远处出现的一抹黑影让阿尔弗雷德瞬间调高的警觉性,当那个身影越走越近轮廓越来越明显之后,他虚笑了下,“嗨,小王子。”




王耀就这么毫无遮拦的出现在他面前,带着亚瑟在他脖颈处留下的深紫色吻痕,男孩不带表情的坐在了阿尔弗雷德身旁。




“你知道为什么我恨亚瑟吗?”过了一会,他听到男孩问道。




他沉默着。




王耀继续开口,“你知道那个舞会为谁而举办吗?是为了我死去的原本是大法官的父亲。”他知道阿尔弗雷德侧目看着他,“亚瑟救了我却袖手旁观目睹了我父亲的死亡。说起来也是好笑,以一个死了那么久的人为噱头举办交际晚会,人类怎么这么无聊。”




王耀好似在跟阿尔弗雷德倾诉又好似在自言自语,“所以我就告诉自己一定不能成为一个无赖的人,幸好我有足够的金钱地位外貌去做我一切想要做的事,由此我成为了许许多多个王耀,好学生,交际花,我白天贪恋情色,夜晚清白高傲,我活着自己的人生,又过着别人的人生,就算是你,我喜欢的人,也无法批判我自己的人生,而你跟亚瑟,”王耀侧头戏谑的看着他的恋人之一,“我知道你们都乐在其中,即使你不承认。”




男孩坐在马路边的横栏上悠闲的荡着腿,像自我聊天一样语气轻快的讲着,他眯起眼看向从远处高速驶来的汽车,车灯在黑夜中亮如白昼。




他快速的凑在阿尔弗雷德唇边像小孩子做坏事得逞一样轻柔吻过男人的唇角,身后的灯光越来越明亮,他背过身去,惨白的灯光把他的剪影打的柔和美丽,像上帝身边圣洁的天使。




“再见啦,阿尔弗雷德。”男孩柔软的笑着,随着一道刺耳急促的刹车声,阿尔弗雷德来迟一步,王耀如同短线的风筝,破碎的身体被撞出几米远,男人痛苦的嚎叫着,在司机跌撞下车后凶狠的露出了獠牙,几秒钟后就被撕裂成不成人形的血肉,他颤抖着抱着了无生息的王耀,他憎恶亚瑟,憎恶王耀,又深深憎恶着自己,在暴怒与悲伤的漩涡里,他觉得他快要丧失作为人的一面,他早已荒芜的心脏像被火焰炙烤成了粉末,不用风吹就散了一地。




就在他准备抱着王耀冰凉的身体离去的时候,他吸血鬼的感知能力明显提醒着他有什么不寻常,他拧紧着眉头朝怀里看去,正对上一双赤红的双眼。




——王耀被转换成了吸血鬼。












“最了解你的人不是你自己,my love,”亚瑟慢悠悠的走到两个人面前,邪气的笑笑,伸手拉起垂在一侧的王耀的手,虔诚的落下一个吻,“是我,亚瑟柯克兰,就连在你身边坐着的阿尔弗雷德都看不出来,而我却把你看的透彻。”




“你比吸血鬼还要像恶魔,却比人类更温情。”金发吸血鬼悲悯的说道。














在王耀被转变成吸血鬼后,三个人的性爱更加没有节制,无论白天黑夜,还是房子里的哪个角落,他们像末日狂欢一样释放抒发。




在不知是多少次之后,王耀终于被两个吸血鬼折磨到暂时昏厥,在他意识尚且还在而身体还沉沉不愿醒的时候,他感受到阿尔弗雷德用极其温情的手法抚摸过他的锁骨再到脖颈,他知道阿尔弗雷德不止一次有过想要杀死他的欲望,无论是清醒还是在性爱里,但他知道男人不会动手的,因为他曾在阿尔弗雷德面前轻易的夺走了自己的性命,而亚瑟,就像他心里最直接丑恶的恶魔,他预见了所有的一切,却像沉浸在一个冗长的梦里表演着自己,三个人各自快活却纠葛在一起。




他们有的是时间,而时间却评判不了他们。




—END—




3P真心写不动,姑娘们脑补吧蛤蛤,打开电脑才发现电脑没装中文也是醉...









评论

热度(415)